新聞線索: 8218666

廣告合作: 8218607

聚焦脫貧攻堅 講好脫貧故事——自貢日報社短新聞采寫比賽作品選登

2020-04-15 21:04:26來源:自貢網分享到

2020年,是決戰脫貧攻堅、決勝全面小康的收官之年。為更好地展示十九大以來我市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成效,奏響脫貧攻堅新時代強音,全面提升自貢日報社采編人員的業務素質,寫好更加精煉、生動的短新聞,講好脫貧故事,近日,自貢日報社組織編輯、記者前往曾經的貧困村,如今的全省鄉村振興示范村——榮縣來牟鎮一洞橋村,開展以“聚焦脫貧攻堅·講好脫貧故事”為主題的短新聞采寫比賽活動,集中采寫黨建引領帶動貧困村和貧困戶脫貧摘帽的故事,反映該村在產業發展、環境改善、鄉風文明等方面所取得的巨大成就。今后,本報還將集中人員、版面資源,全方位宣傳我市脫貧攻堅成果,講好脫貧攻堅自貢故事,為全市高質量完成脫貧攻堅任務,確保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會,提供強有力的思想保障和輿論支持。

00297455聚焦脫貧攻堅講好脫貧故事_1.jpg

作品一:《從4680元到25600元 一洞橋村5年人均年收入增長4.5倍》

4月10日,記者來到榮縣來牟鎮一洞橋村采訪脫貧攻堅成效時了解到,2014年,一洞橋村有茶樹面積3000畝,人均年收入4680元;2019年,全村茶樹面積1萬余畝,人均年收入2.56萬元。5年時間,人均年收入增長4.5倍,成績單十分亮眼。

吃過早飯后,村民孫凱扛著魚竿出門了,開始一天垂釣、品茶的悠閑生活。“房子解決了,看病有醫保,茶園的產量上去了,收入有保障,啥子都不愁,簡直是神仙生活。”孫凱說,幾年前,他天天發愁,吃了上頓愁下頓,下雨天愁透風漏雨的土房,生病了愁醫藥費……如今,這樣的生活一去不返了。

今年50多歲的孫凱,從小體弱多病,靠著2畝沙地艱苦過活。孫凱自2014年被識別為建檔立卡貧困戶后,享受脫貧攻堅政策。2017年,易地搬遷住進了新房,水電氣三通。村里開展茶園改良,他家的2畝老川茶換成了黃金葉,產量高、效益好。村里還安排孫凱在公益性崗位上班,打掃易地搬遷安置點公共衛生,每月有幾百元工資。茶葉種植壯大后,村里茶廠多了起來,孫凱還經常到茶廠務工。

孫凱僅僅是一洞橋村脫貧攻堅成效的一個縮影。近年來,一洞橋村緊盯“讓村民富起來”目標,圍繞茶葉做文章,大力發展“公司+基地+農戶”模式,帶動村民擴建茶園,改良品種1萬余畝,每畝經濟效益達5000元以上;培育茶葉加工企業8家,5畝以上茶葉種植大戶106戶,年產值1億多元。

一洞橋村還堅持農旅融合發展,開展親子采茶體驗活動,鼓勵發展民宿,為游客提供推窗見翠綠、開窗聞茶香的茶山田園生活,使該村成為城市人“小逃離”的打卡圣地。目前,全村有成熟民宿10家,年接待游客10萬人次。

2018年,一洞橋村被評為全國“一村一品”示范村,2019年,被省委省政府命名為“四川省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工作示范村”,完成了從貧困村到示范村的逆襲,產業、經濟位列全市“第一梯隊”。

作品二:《黨建引領產業發展——昔日老茶園 今日“聚寶盆”》

4月10日,榮縣來牟鎮一洞橋村16組連綿起伏的茶園里,村民周波正在采摘茶葉。2016年,在外地打工的周波回到家鄉,改造自家的低產老茶園,并流轉土地建起了種植基地。

“過去種茶不掙錢,所以出去打工。”周波說:“這幾年村里變化很大,種茶賺錢了,我也想回來試試。”周波所說的變化,是村里路修好了、茶葉加工企業建起來了、種茶的鄉親越來越多了。讓他感受最深的,是村黨支部的強勁帶動力。

回鄉后,周波跟著村黨支部下設的“茶葉種植黨小組”里的技術骨干、種植大戶們,學習種植技術和管理經驗,種植效益明顯提升,年產值達20萬元以上。 如今,有著10年黨齡、成為種植能手的周波,也成了“茶葉種植黨小組”的一員,幫助貧困戶在基地就業脫貧,帶動更多村民種茶致富。

2014年,一洞橋村僅有茶葉800畝,現在,已發展達10000畝,并建起了8個茶葉加工企業。村黨支部在各加工企業建立了“茶葉加工黨小組”,成員為各企業的黨員骨干,負責監督茶企生產質量、協調茶葉收購價格、開展經營管理培訓等。每個黨小組都有結對的村委委員,村黨支部書記程天祥正是牟芽青茶業公司的結對黨員。

牟芽青公司的前身,是村民但漢生經營了十多年的家庭作坊。在村兩委啟動茶產業“建基地、強品牌”發展規劃引領下,2016年,但漢生建立牟芽青公司,女兒但燕萍也在大學畢業后回鄉經營公司,著力提高產品附加值,為老茶廠注入了品牌生命力。

看到但燕萍思路新、有闖勁,將公司經營得風生水起,程天祥鼓勵她向黨組織靠攏。去年7月,但燕萍成為預備黨員。程天祥說:“我們把先進示范者吸納進黨組織,又讓黨員進一步發揮先進示范作用,以黨建引領發展,帶領群眾脫貧致富。”目前,公司幫助了7名貧困戶就業脫貧,吸納了20多名村民務工提高收入。

黨建引領發展,鋪就了脫貧致富路。去年,一洞橋村人均純收入達25600元,比2014年增長4.5倍。

00297455聚焦脫貧攻堅講好脫貧故事_2.jpg

作品三:《貧困戶變成致富能手——五旬老漢開啟幸福生活》

4月10日,榮縣來牟鎮一洞橋村,當晨光喚醒沉睡的村莊,年逾五旬的但漢軍便忙開了,燒開水、煮豬食、喂鴨子。一通忙碌后,他又同女朋友崔群芳來到自家茶園,熟練地采摘茶葉。“怕是有好幾十斤,今天的菜錢是找夠了。”望著背篼里的茶葉,但漢軍高興地說。

打了半輩子光棍的但漢軍,覺得自己很幸運,不僅脫了貧,還收獲了愛情,生活就像春天的新芽,充滿了幸福和希望。回首曾經的生活,但漢軍感覺像過了一個世紀那么遙遠。18歲時,但漢軍患上嚴重腎病,失去了勞動能力。父母去世后,他便獨自一人生活,經濟困難。“父母留下的土房子因年久失修垮了,我只能借住在親戚家。最困難的時候,每個月100多元的藥費都湊不出來,只能跟左鄰右舍借。”想到過去,但漢軍滿腹心酸。

為幫助但漢軍順利脫貧,一洞橋村根據實際情況制定了幫扶方案,將但漢軍捆綁到茶葉產業鏈中,鼓勵他發展茶葉種植和家庭養殖。為此,村上邀請但漢軍參加了茶葉種植技術培訓,并為其免費送去“黃芽早”茶苗。村里在2015年為但漢軍申請了危房改造項目,徹底解決了他的住房問題。

通過這些年的努力,昔日的貧困戶成了村里的致富能手,但漢軍很自豪:“去年種了8畝茶葉,春茶最高賣到100多元一斤,每畝收入有5000多元,僅此一項一年就有4萬多元進賬。”他笑著說,自己還養了10頭豬和80只鴨子,又賣了4萬多元,收入加起來超過8萬,“算下來,我一年的收入比在外面打工強多了。”

自從脫貧后,但漢軍的日子越來越有盼頭。不久前,打了半輩子光棍的他迎來了愛情,與同村的崔群芳談起了朋友。當天中午,忙完手頭的活路,但漢軍尋崔群芳回家吃飯。看著在田里勞作的女朋友,但漢軍老遠就喊起來:“老崔,回家吃飯了!”

但漢軍透露,自家的母豬馬上就產仔了,今年準備多喂幾頭豬,再把茶園管護好,估計收入還要多些。他說:“以前我是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,現在也是有家室的人了,要多找點錢,把日子過好。”

作品四:《“老光棍”脫貧脫單記》

“走,去我屋頭看看嘛,就在那邊不遠。”謝富德放下手里的鐵鏟,一臉熱情地邀請。4月10日上午,記者在榮縣來牟鎮一洞橋村牟芽青茶業有限公司新建的生產車間里,見到了該村曾經的貧困戶兼“老光棍”謝富德。

今年58歲的謝富德,從前做夢也想不到,自己可以住上新房,找到穩定的工作并交上女朋友。

謝富德是一洞橋村人,2014年前,一洞橋村人均年收入僅4000多元,是省級貧困村。謝富德每年只有幾百元收入。“我沒讀過書,又找不到錢,修不起房子,哪個愿意跟著我嘛。”謝富德說。2010年,他的土瓦房因年久失修倒塌,“無家可歸”的他只能到處打零工,或者寄住在哥嫂家。貧困再加上四處飄零的生活,謝富德的身體逐漸變差,他覺得生活沒得一點盼頭。

為了摘掉“貧困”帽子,2014年,一洞橋村黨支部多方籌措資金,修建了水泥公路,并通過“企業+合作社+農戶”的方式不斷做大做強茶葉產業,村民們的荷包逐漸鼓了起來。2017年,一洞橋村摘掉了貧困村帽子,2018年實現了貧困人口全部脫貧。

謝富德的生活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村黨支部協調安排他進入村里規模最大的牟芽青茶業有限公司工作,實現了“就業即脫貧”。2017年,村里建好了易地搬遷安置房,謝富德喜滋滋地搬進了新房。

“真的感謝黨,感謝政府!”謝富德樂呵呵地說:“我現在住進了帶廚房和衛生間的新房,水、電、氣、電視都有,在茶廠工作,每個月有3000多元工資,我種的茶葉每年能賣1000多元。村里還給我辦了養老保險和醫保,我感覺日子越過越滋潤。”

生活越來越好,謝富德的心中卻還有一個愿望。“打了半輩子光棍,我想有一個自己的家。”謝富德有些靦腆地告訴記者,經人介紹,不久前他已經交往了一個女朋友,多年的愿望一步步實現了。

00297455聚焦脫貧攻堅講好脫貧故事_4.jpg

作品五:《他把榮縣茶賣到了國外》

“老胡,你看我的白茶這么好,要不要?140元一斤。”

“要得哈,你采完后馬上給我打電話,我來收。”

4月10日清晨,榮縣來牟鎮一洞橋村的有機茶園里,一老茶農掛著竹兜正在采摘嫩芽尖,看見茶葉經紀人胡忠明開著三輪車過來,連忙叫住他,現場達成了茶葉收購協議。

一片葉子,成就一個產業,富了一方百姓,一洞橋村5組61歲的胡忠明就是其中之一。自2006年開始,胡忠明敏銳地察覺到茶葉交易在發展茶產業中的重要地位。隨即,在外打工的胡忠明回鄉開始了茶葉經紀人生涯。如今,他已經是村里遠近聞名的茶葉經紀人,茶農和茶企老板都親切地稱他為“老胡”。

說起自己的經紀人生涯,老胡一臉平淡。“從最初一年掙2000元,到現在翻了40倍,全得益于茶鄉的發展。”經過多年的磨煉,老胡已成為一個地道的“茶葉專家”,而最初,他對茶葉幾乎一無所知。

這種轉變所付出的艱辛,寫在老胡收茶的路途上。最開始,他騎著自行車,每天跑幾十公里路,在榮縣各村挨家挨戶收茶。后來,胡忠明的“老東家”黃金葉茶業有限公司,經過不斷摸索形成了“茶農—茶葉經紀人—茶葉加工企業—茶葉營銷網點”的購銷網絡,將企業和茶葉經紀人利益緊密連接,聯動發展,形成了企農發展聯合體。

“2月中旬到10月都是采摘季,而春茶采摘是最忙的。最多時,一天能收1萬多斤,就靠一家家跑,每斤掙個5分到1毛錢。”一年下來,胡忠明要收購茶葉上百萬斤。

“春茶一日一價,老胡的收購價公道,市場最近有啥行情,老胡都要告訴我們。”一位茶農如此評價老胡。

“偏遠山鄉交通不便,很多茶農沒有交通工具,遇到采茶量不多時,趕到市場交易,連交通費都不夠。如果當天不出手,茶葉品質又會受影響,價格下降。”老胡認為,茶葉經紀人就是茶農與市場的一座橋梁,方便茶農售茶,保障茶農收益。

讓老胡最驕傲的是,他收的茶,不僅賣到了全國各地,還漂洋過海,賣到了國外。

作品六:《小小茶葉托起致富夢》

但漢水是榮縣來牟鎮一洞橋村5組的一名脫貧戶。他因妻子、女兒生病,不僅花掉了一輩子的積蓄,還欠下了不少外債。本以為這輩子都難以翻身,他卻憑借小小的茶葉,不僅脫了貧,還還清了債務。

“這都是老孫的功勞哦。”提到脫貧,但漢水臉上笑開了花,“他是我們村的致富帶頭人,跟著他種茶業,準沒錯。”

老孫名叫孫榮光,今年72歲,精神矍鑠。因祖輩都種茶,在上世紀80年代,他就成為人人羨慕的“萬元戶”。后來,老孫又種植蔬菜水果,養殖家禽家畜,收益都不怎么高。老孫心想,一洞橋村具有悠久的種茶歷史,周邊又建了茶葉加工廠,為何不利用這種優勢來專心種茶呢?

說干就干。老孫果斷地開始大面積種茶,因產量高、品相好,又不愁銷路,年年大豐收,日子越過越紅火。眼看著他種茶致富了,村民們也嗅到了商機,紛紛效仿,將自家的田地改種茶葉。但“畫虎畫皮難畫骨”,一些村民種植的茶葉,由于品種不好,無法達到售賣要求。

一花獨放不是春。 “我要讓全村的人都找錢,吃上‘茶葉飯’。”從2014年開始,孫榮光動員村民大膽種茶,還手把手地傳授種茶技術,改良品種,提高產量,幫助大家一起增收致富。在他的帶動下,包括但漢水在內的貧困戶都加入到了種茶行列。

“如果沒有老孫,我這貧困戶的‘帽子’不曉得好久才能摘掉。"但漢水說,他家共種了5畝茶,年收入輕輕松松就有2萬元,最貴的時候能賣90塊錢一斤,而且不愁銷路,村里還建了專合社。

如今,茶產業成為全村增收致富的支柱產業,種植面積上萬畝,產值過億元,村民的腰包也越來越鼓,全村人均年收入從2014年的4680元增加到2019年的2.5余萬元。小小茶葉,托起了一洞橋村人的致富夢。(記者 張翠娜 王佳 周姝 卜一珊 曾鵬程 黃鴻 攝影 周航宇 羅祥瑞 趙凱)

nba录像回放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形态走势 陕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奖时间 幸运赛车直播在哪能看 五分pk全天免费计划 安徽11选5最大遗漏 股票指数行情华生剂药 能源股票推荐 广东快乐十开奖结走势图 手机娱乐场网址 北京pk拾直播开奖结果 河北排列7开奖奖金 安徽11选5一定牛遗漏 十一选五特殊规律 中国福利深圳风采 云南快乐十分玩法规则 一般人炒股能赚钱吗